<optgroup id="bvlnu"></optgroup>

    1. <optgroup id="bvlnu"><li id="bvlnu"><del id="bvlnu"></del></li></optgroup>
    2. <span id="bvlnu"><video id="bvlnu"><b id="bvlnu"></b></video></span>

      行業痛點明顯,聚焦醫療線上消費制度突破

      ——

      打印本文             

      醫療行業的痛點明顯。雖然醫療健康產業通過幾十年的發展取得了空前的成就,但是我國醫療體系存在的很多問題仍讓我們難以忽視:

      (1)就醫院而言,三甲等大醫院病患集中,處于超負荷運行狀態,而非三甲醫院缺乏優秀醫生資源,缺少病患資源,醫療資源存在浪費,運行效率不高,這種醫療資源分布不均、基層醫療水平及體系建設不完善的問題短時間內無法得到解決。

      (2)就醫生而言,低年資醫生工作量大,而收入低;高年資醫生病患不匹配,缺少匹配的疑難雜癥病患。

      (3)就用戶而言,看病難、看病貴和用戶體驗差是突出痛點,過高的醫療支出正在影響著家庭的生活質量甚至影響到企業的正常運轉,種種原因導致醫患矛盾越來越嚴重等等。醫療行業的痛點,為醫療信息化的產業發展帶來了新機遇。

      醫療信息化企業可以結合醫改、藥改,通過分級診療、遠程醫療、預約診療、簡歷臨床信息系統(CIS)、醫保智能審核結算系統、大數據+醫療等產品,緩解醫療領域的痛點,而這也為醫療信息化行業的發展帶來了新的機遇。

      細數近年來我國醫療改革中關于醫療信息化方面的內容,我們可以發現政策關注的重點從最初的以醫院為中心的醫院數字化建設,逐步向以病人臨床為中心的CIS系統建設和區域信息化建設過渡,而最近兩年醫療大數據和互聯網醫療成為國家醫療改革的重點和大力發展的方向。

      而聚焦本輪的“互聯網+”建設與“區域平臺”建設具體政策指導方向,“健康中國2030”戰略定位起始于2016年,自上而下看,“醫療互聯網+”的配套落實文件便不斷落地。

      為促進和規范全國醫院信息化建設,明確醫院信息化建設的基本內容和建設要求,國家研究制定了《全國醫院信息化建設標準與規范》。

      針對目前醫院信息化建設現狀,著眼未來5-10年全國醫院信息化應用發展要求,針對二級醫院、三級乙等醫院和三級甲等醫院的臨床業務、醫院管理等工作,覆蓋醫院信息化建設的主要業務和建設要求,從軟硬件建設、安全保障、新興技術應用等方面嚴格規范了醫院信息化建設的主要內容和要求,這將為醫院內部信息化市場的穩步擴大帶來持續驅動力。

      2016年我國三級醫院基本達到HIS全覆蓋,而二級及以下也基本達到80%覆蓋,大中型醫院的信息化建設中心已逐步由HIS轉至以病人和臨床為中心的數字化醫院建設,將對PACS系統和電子病歷系統、移動醫療的搭建和應用進行重點投資,中小型醫院也將逐漸啟動CIS部署。

      院內信息化建設聚焦醫聯體,院外信息化建設關注線上消費模式

      傳統HIS市場趨于穩定。醫療信息化經過20多年的發展,已經初步建成HIS、EMR、PACS等信息系統,主要集中于結算收費的醫療軟件市場已經趨于飽和,多數公司都能提供HIS類產品和服務。

      醫院臨床信息系統(CIS)建設將向更細化的方向演進,以病人管理為核心、提高醫療服務質量和患者安全,基于電子病歷的臨床信息系統將成為市場的熱點。

      在分級診療的推動下,為實現優質醫療資源下沉,在線醫療信息化建設將迎來建設高峰。

      大醫院有面向基層的動力,通過對核心診療流程的管控來支持遠程醫療、互聯網醫療等新興醫療模式,保證融合院內外的醫療流程,合力提升診療水平并保障醫療質量。

      實現區域醫療資源的優化配置,未來區域醫療衛生信息平臺建設將會處于高速增長期。

      具體而言,我們判斷在線醫療信息化建設從2C方式看主要分為移動互聯和傳統互聯兩個維度。

      而不同于一般行業,由于醫療資源的稀缺,因此供給側對于流量的主導遠勝于一般的平臺(如搜索和社交等),因此頭部的頂級醫院和區域醫療平臺有望同時主導移動互聯和傳統互聯平臺的建設與并擁有數據與流量的支配權;而移動互聯巨頭長期看,其競爭優勢將主要集中在非頭部醫院等,并擁有流量和數據的商業變現權。

      而具體到在線建設階段的變現空間與具體的受益群體,主要分為傳統信息化企業和巨頭云商,我們判斷傳統醫療信息化服務商將主要受益于頭部醫療機構與中大型區域醫療在線平臺的建設項目,且收入方式將逐步向SaaS化進展;而對于非頭部醫療機構,傳統信息化企業的SaaS化在線服務可能將會結合云商巨頭的IaaS聯合推廣,但收費水平整體較低,但數據變現可能較大。

      而對于云商巨頭,在面對頭部醫療機構,將主要受益于提供的潛在IaaS層支持和支付接口服務;對于非頭部醫療機構,巨頭云商的主要受益方式將來自于IaaS層的收入與潛在數據運營,我們判斷這部分的數據運營收入占比應該高于傳統信息化服務商。

      對于醫院的在線入口實際案例看,我們以北京和上海頭部醫院為例,如協和醫院和仁濟醫院,其傳統互聯和移動互聯的信息化承接方均是第三方定制化服務機構或者醫院自主開發;而從區域平臺的案例來看,我們以上海市或者中山市的市平臺為例,傳統互聯+移動互聯入口以PPP方式承包給專業化醫療信息化服務商。

      我們認為,在頭部醫療機構的線上建設項目,專業化信息化服務機構的競爭優勢有助于公司獲得這部分增量業務。

      而對于這部分增量業務的潛在空間,在不考慮數據運營的創新商業模式下,僅就醫院的信息化項目而言,我們判斷行業的整體空間超過23億元,其中,頭部醫院機構的線上建設年化空間接近3億元,而非頭部市場空間接近20億元。值得注意的是,數據變現的巨大空間可能主要集中于非頭部醫院。

      對于數據變現,首先最明確受益的企業應當是巨頭云商。而關鍵的受益前提是獲得數據接口平臺的運營權。

      短期看,我們判斷醫藥電商是最為明確的變現方向,其中,阿里健康、京東、平安好醫生等平臺的變現方式基本一致,盈利的差異主要體現在供應鏈或者流量成本。但變現核心本質來自于電商的三方傭金貢獻或者自營收入貢獻。

      中長期看,隨著電子病歷與健康檔案數據的全面上線,患者在病前診斷和重復問診的就醫模式將出現明確的數據服務可能,從而產生潛在的數據變現可能。

      我們認為,在以大型醫院為核心,醫聯體為主要分流渠道的基礎上,醫療大數據將在2019-2020年出現明確的商業變現落地可能,而未來醫療數據公司的主要服務將仍是是醫療機構,其次是政府和社保機構、醫生等。


      上一篇醫生信息化需求雛形初現,在線醫療消費模式值得關注
      下一篇打造“互聯網+”訴訟服務 信息化應用效果卓著
      人妻少妇波多野结衣系列,四虎永久在线精品免费视频,久久久久久久精品免费RDE,亚洲VA欧洲VA日韩VA

        <optgroup id="bvlnu"></optgroup>

      1. <optgroup id="bvlnu"><li id="bvlnu"><del id="bvlnu"></del></li></optgroup>
      2. <span id="bvlnu"><video id="bvlnu"><b id="bvlnu"></b></video></span>

        Powered by CmsEas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