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bvlnu"></optgroup>

    1. <optgroup id="bvlnu"><li id="bvlnu"><del id="bvlnu"></del></li></optgroup>
    2. <span id="bvlnu"><video id="bvlnu"><b id="bvlnu"></b></video></span>

      遠程醫療應為信息化手段優化,以患者為中心遠程醫療其他國家政策

      ——

      打印本文             

      1、美國

       
        作為最早開展遠程醫療研究的國家,美國逐漸加大了對相關法律法規及管理細則的重視程度并取得了一定成效。
       
        1996年美國國會頒布《健康保險可攜帶與責任法案》(Health Insurance Portability and Accountability Act,HIPAA)。該法案要求美國所有醫療衛生相關機構必須要遵循HIPPA條例,主要包括個人健康信息隱私法規、健康信息安全法規以及健康電子信息交換標準,旨在保證信息系統的保密性、一致性和安全性,涉及行政管理流程、實體安全防護、技術安全服務和技術安全機制等。
       
        美國聯邦州醫生協會(The Federation of State Medical Boards of the United States,FSMB)于1996年頒布了一套示范法(A Model Act to Regulate the Practice of Medicine Across State Lines)來規范遠程醫療中跨洲醫學行為。
       
        該法明確了跨洲行醫的定義、跨洲行醫執照的發放、跨洲行醫執照的作用、患者醫療記錄保密及違反本法的制裁等,指出任何人不得跨洲進行遠程醫療,除非他取得了由國家醫學委員會發放的特別許可證,并且跨洲行醫的醫生行為必須符合患者所在州的法律法規。
       
        2002年頒布了《在醫療行為中正確使用互聯網的標準指南》(Model Guidelines for the Appropriate Use of the Internet in Medical Pratice)明確醫生進行遠程醫療必須遵守與“面對面”發生的醫療行為相同的標準規范。
       
        鑒于美國50個州在遠程醫療提供的醫療服務類別上有50套不同的標準?!?013遠程醫療現代化法案》(the Telehealth Modernization Act of 2013)規定,將建立一個全國范圍內的遠程醫療的定義,為美國各州在制定監管遠程醫療的新政策時提供指導。
       
        在遠程醫療設備準入與管理方面,《聯邦食品,藥品和化妝品法》(Federal Food, Drug, and Cosmetic Act,FD&C ACT)及《醫療器械安全法》(the Safe Medical Devices Act,SDMA)均明確表示美國聯邦食品和藥品管理局(FDA)有權規范遠程醫療設備,包括遠程醫療設備上市前審查、上市后監督、質量管理規范,并要求用于遠程醫學的所有硬件、軟件均應得到FDA的認可。
       
        2011年5月2日,美國醫療保險和醫療照顧服務中心頒布了遠程醫療新規則,簡化遠程醫療醫生的資格審查過程以及醫院間開展遠程醫療合作的審核過程。
       
        2、歐洲
       
        在一些領域,歐洲的遠程醫療發展水平已經成為世界遠程醫療技術發展風向標。盡管遠程醫療在歐洲的應用越來越普遍,但是,就整個歐洲而言,遠程醫療的發展并不平衡,其相關法律法規也存在很大差異。
       
        法國從2011年開始實行“電子醫生”法令,法國醫生可合法利用信息和通訊技術開展遠程醫療服務。2004年,法國《醫療保險法案》提出了遠程醫療的定義。2010年,《法國社會保障財政法》中允許衛生專業人員接受遠程醫療的薪酬。
       
        德國、波蘭等國遠程醫療立法相對稀缺。德國相關法律明確規定如果醫生沒有親自對患者進行檢查,則不能進行診斷及實施治療方案。違反此法規的醫生,根據專業標準規定,不能行醫。因此,遠程醫療合法性問題凸顯。波蘭1996年12月5日頒布的《醫生和牙醫職業法》第42條提出,醫生必須親自對患者進行檢查后才可診斷患者的健康狀況。
       
        2002年,歐洲醫師常務委員會(the Standing Committee of European Doctors,CPME)發表了《歐洲遠程醫療行為:分析、問題和建議》,從10個方面對歐盟及其成員國的遠程醫療立法行為進行了詳細分析[5],認為遠程醫療中,醫生和患者識別對方身份非常必要。
       
        主要表現為:醫生是否匿名提供遠程醫療服務、患者是否匿名利用遠程醫療服務、醫生身份識別的方式、患者身份識別的方式[2]。芬蘭、法國和德國等不支持醫生匿名提供遠程醫療服務,芬蘭和意大利不允許患者匿名利用遠程醫療服務,比利時、法國和德國等允許患者匿名利用遠程醫療服務。
       
        3、日本
       
        日本相比歐美在遠程醫療方面起步較晚,但在亞太地區仍是遠程醫療建設的引領者。日本對于遠程醫療的定義為:以傳遞包括圖像在內的患者信息為基礎,從遠距離進行診斷、下指示的醫療行為及與醫療相關的行為??梢娙毡镜倪h程醫療主要針對遠程醫學影像診療服務。
       
        1997年12月24日,日本衛生部下屬衛生政策局下發了《關于在醫療中使用信息通信設備(即遠程醫療)的通知》。該通知指出遠程醫療監測在符合規定的條件下是合法醫療行為。1998年12月25日,日本衛生部下屬藥品和醫療安全局下發《關于“使用傳真的處方接收及在病患家里發放藥品的機制”的通知》,指出允許醫生遠程開處方。
       
        2000年4月,日本遠程醫療學會遠程醫療政策制定工作組制定了《遠程家庭診療準則(2011年版)》,對遠程診療的開展、遠程醫療的同意和道德風險、記錄保存、遠程診療的質量保證及責任等方面予以說明。
       
        4、馬來西亞
       
        馬來西亞政府于1997年6月18日出臺《遠程醫療法令》,旨在推動遠程醫療的發展和規范遠程醫療行為,被認為是一個世界性的先例。該法案承認電信技術在醫學實踐中的應用,并提供遠程醫療實踐的架構。
       
        法案定義“遠程醫療”為使用音頻、視頻和數據通信進行的醫學實踐。設定由馬來西亞醫學會和衛生理事會監管遠程醫療實踐活動。持有當地有效遠程醫療執業證書的醫師(包括已被馬來西亞醫學會認證的允許開展遠程醫療的外國持牌/注冊醫生)可開展遠程醫療。
       
        持有傳統醫療資格證書的醫師酌情允許在馬來西亞衛生理事會監督下開展遠程醫療服務。法案還規定,在為患者提供遠程醫療服務之前,必須讓患者簽署書面知情同意書。非書面形式的知情同意無效。衛生部有權訂立相關規范,包括:遠程醫療設備設施、遠程醫療服務質量保證和質量控制的最低標準、遠程醫療記錄保存等。
       
        二、中國臺灣地區政策經驗
       
        臺灣地區將“遠距治療”(遠程醫療)定義為,使用通訊設備為遠距離的診療。但應注意的是,初診或慢性疾病,原則上最好為直接面對面診察(診查);倘若可直接面對面診察,或得與其他醫療機構合作為直接面對面診察,則不宜省略此程序。
       
        臺灣地區相關規定,“醫師非親自診察,不得施行治療、開給方劑或交付診斷書。但于山地、離島、偏僻地區或有特殊、急迫情形,為應醫療需要,得由相關主管機關指定之醫師,以通訊方式詢問病情,為之診察,開給方劑,并囑由衛生醫療機構護理人員、助產人員執行治療。因此可見,臺灣地區對醫師的親自診察義務非??粗?,故對于遠程醫療,僅是有條件地放開,并給予規范的限定。
       
        三、對我國遠程醫療政策啟示
       
        1、遠程醫療應為傳統醫療補充,其適用條件不宜泛化
       
        生命健康權是每位公民的基本權利。而醫療的目的則是為了保障公民的生命健康權。因此,患者安全才是衡量醫療的核心主題。而隨著技術的發展,便捷性與安全性在某種程度上是一對矛盾體。遠程醫療相對于傳統醫療,突破了“四診”的傳統規范,除醫學影像、病理等個別領域外,對大部分診療領域均提高了診療風險。
       
        而醫療并不應以犧牲安全為代價去獲得便捷,這違反了醫療的最初目標。僅在地處偏遠、交通不便等地區或緊急狀況下,為了防止路途延誤而對患者安全造成更大的威脅,選擇第一時間通過遠程醫療獲取及時的治療。此種情形,患者經衡量的獲益應大于其面對的風險,故可采用遠程醫療。遠程醫療故應將適用條件進行限定,僅作為在特殊或例外領域對傳統醫療的補充,而不能作為醫療的普及形式進行廣泛推廣,否則將不利于患者安全的保障。
       
        2、遠程醫療應為信息手段的優化,其診療手段應予慎重
       
        遠程醫療的發展主要應歸功于信息技術的日新月異,而信息技術作為通信手段的革新,縮短了信息交互的距離,但并未改變診療的模式。因此,遠程醫療可以較好地應用于會診、病例討論、教育等單純信息的交互優化,但應用為診療手段,涉及信息的獲取,則應慎重對待。
       
        從實務角度看,醫師之間的交流是基于雙方已有信息的交互,醫師進行影像學、病理的診斷同樣是基于醫師與技師間已有信息的交互,而遠程醫療能夠較好地實現醫師與醫師、醫師與醫技之間的已有信息交互。
       
        然而,對于醫師與患者之間,雙方不僅需要獲取未知的信息,還要基于未知的信息進行干預,其風險要明顯高于已有信息的交互?,F有的技術手段仍遠無法替代“面對面”“親自診查”,故遠程醫療在臨床實務中應尤為謹慎,并且應充分向患方說明風險,獲得患方的知情同意。
       
        3、遠程醫療應為更高標準的準入,其資質管理應趨嚴格
       
        面對遠程醫療更高的風險以及更復雜的技術手段,其開展也應具有更高標準的準入,以保證其業務的規范性。應根據《醫療機構管理條例》的規定,醫療機構申請增設科室科目應到相應的衛生主管部門審批,遠程醫療服務是醫療機構內部的新增科室和診療科目,應依據規定到衛生行政部門依法進行核準、審批。
       
        作為遠程醫療中心的醫療機構應具備一定的等級和專業技術能力水平;開展遠程醫療的人員應具備更豐富的經驗能力才能在有限信息的獲取中得出準確的判斷;同時,開展遠程醫療也應具備應有的硬件設備和軟件系統,實現標準化統一的管理,從而在技術和條件上實現信息的互聯共享;醫療機構還應具備針對遠程醫療的相關管理制度,保障其醫療質量與醫療安全;而且,不同醫療機構之間,還應通過合同或協議的方式明確雙方的權利義務、責任歸屬以及爭議的解決方式。
       
        4、遠程醫療應以患者安全為中心,其信息安全應有保障
       
        遠程醫療的關鍵是基于信息和網絡技術的遠距離醫學信息傳輸和服務。技術手段的優化不能以犧牲患者安全為代價,在遠程醫療的業務開展過程中,落實患者安全目標也是保障醫療質量的首要前提。
       
        在患者安全目標中,落實患者身份識別則是第一步驟,同樣,身份的識別也是維護信息安全的起始環節。因此,在信息化的環境中,電子病歷、電子簽名等合法保障手段的整合,才是促進其合法穩步發展的根基,也是依法執業的客觀要求,同樣是對雙方合法權益的保護。


      上一篇
      下一篇醫生信息化需求雛形初現,在線醫療消費模式值得關注
      人妻少妇波多野结衣系列,四虎永久在线精品免费视频,久久久久久久精品免费RDE,亚洲VA欧洲VA日韩VA

        <optgroup id="bvlnu"></optgroup>

      1. <optgroup id="bvlnu"><li id="bvlnu"><del id="bvlnu"></del></li></optgroup>
      2. <span id="bvlnu"><video id="bvlnu"><b id="bvlnu"></b></video></span>

        Powered by CmsEasy